【文/楊方儒】

蘭奇正式帶領聯想兵團向老東家宏碁宣戰

今年四月一日,蘭奇在聯想的身分正式扶正,遠在捷克首都布拉格的他,被任命為聯想EMEA(歐洲、中東與非洲地區)總裁,面對手底下上千名強兵,他直說要:「To Be No.1」(做第一)!

當天是愚人節,老天爺彷彿跟他開了一個玩笑,因為去年的三月三十一日,宏碁發布一紙新聞稿,無預警宣布撤換執行長蘭奇。整整三百六十五天後,蘭奇再度站上戰場,矛頭卻是指向昔日的老東家-宏碁。

蘭奇在宏碁待了十五年,立下顯赫戰功。在他擔任宏碁執行長七年期間,宏碁全球市占率從不到五%,衝到最高峰一二%,宏碁董事長王振堂甚至喊出「成為世界第一PC品牌」。

蘭奇帶領宏碁攀頂,自認是大功臣,未料,竟落得匆促去職下場。不僅如此,宏碁還祭出競業禁止條款,並對蘭奇提出訴訟,雙方的互動,成為科技業茶餘飯後的話題。

宏碁以兩項控訴緊盯藍奇

去年十月,蘭奇擔任聯想「顧問」,宏碁放話起訴蘭奇違反競業禁止條款,導致蘭奇就任聯想EMEA總裁的時間,拖到今年的四月一日。

宏碁仍一路在法庭上追究,第二槍是針對蘭奇現任妻子Giuditta經營的行銷公關公司「Circle Line」,指控Circle Line在承辦宏碁活動時收費過高,且發票款項與實際成本明顯不符。

「我還沒有正式接到法院訴訟文件!」蘭奇在布拉格表示,宏碁在官司前,二月底就對台灣媒體放話,是很「low level」(低層次)的抹黑方式,但他和律師都已經準備好了。

「坦白地說,我不願意再多提過去的事。我更不想在法庭上獲勝!」蘭奇進一步表明,宏碁其實持有Circle Line股權達四成,卻沒有向媒體公布。

另外,宏碁發布新聞稿一個月後,蘭奇仍未收到訴訟文件。面對老東家的怒氣,蘭奇自己說得雲淡風輕,「acer(宏碁)想花時間在法律事務上,那是他們的事,我並不想花這個時間在法律事務上,也從不擔心。」這是蘭奇離開宏碁後,他少見對雙方官司的說明。

針對蘭奇未收到「Circle Line」訴訟文件一事,宏碁發言人汪島雄表示,該案為刑事案件,已進入司法程序,一切交由檢察官調查。另關於宏碁持「Circle Line」四成股權,汪島雄表示一切依法投資,相關資訊年報已有揭露。

雙方除了官司外,前宏碁財務長杜哲民與前宏碁俄羅斯總經理Gleb Mishin,也跟隨蘭奇腳步投靠聯想,更讓宏碁與蘭奇牽扯不清。

兩起挖角加重雙方關係緊張

一九九八年,杜哲民就在宏碁任職,但二○○九年才受到蘭奇賞識,三十九歲就擔任財務長,是宏碁歷任財務長中最年輕。蘭奇離開後,杜哲民去年九月就以健康因素跟著請辭,雖一度受到慰留,擔任王振堂特助,但之後離開,目前在聯想EMEA負責財務。

在俄羅斯,聯想市占率已是第一,甚至連俄羅斯總統普丁都買聯想的筆記型電腦送人, Gleb Mishin除了俄羅斯之外,還負責波蘭、捷克、羅馬尼亞等東歐市場,以及希臘、土耳其等地中海國家。

這兩起人事挖角案,讓宏碁與蘭奇關係雪上加霜。為了反擊蘭奇,王振堂讓已屆退休資格的林顯郎回鍋大中華區總裁,並把原任中國區總裁的艾仁思(Oliver Ahrens)調任EMEA總裁。

艾仁思是蘭奇過去在宏碁的愛將,為了磨練他,蘭奇甚至把這個德國人,拉到中國當總經理,艾仁思這兩年也不負眾望,成功合併方正集團的電腦部門後,把宏碁一舉拉拔到中國前三大品牌的地位。兩人過去關係不可說不深,但現在兩人卻要同台較勁。

「市場就是市場(market is market),完全開放的!」蘭奇對此回應說,他與艾仁思不是個人的競爭關係。姑且不論宏碁與蘭奇的恩怨情仇,但蘭奇離開宏碁投靠聯想後,宏碁與聯想在市場的起落,成了強烈對比。

【本文未完,更多內容請見《今周刊》806期;訂今周刊電子雜誌

本文出自網路小李.....

創作者介紹

taiton54的部落格

每天領美金真好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